杭州吧

幫助中心 廣告聯系

杭州吧

麗江民宿人:這裏是家,這一年謝謝遊客的寬容與信任

摘要:讓一個把除了故鄉之外的地方稱“家”,我想必須具備兩個心理條件:安全感和歸屬感。 漂泊在外的人普遍都沒有歸屬感,盡管你可能已經購置房、車,但心底還是會稱自己是異鄉人。 我想有一個地方例外。 在麗江久居的客栈老板聊天时,他们经常说:“有空来我家

讓一個把除了故鄉之外的地方稱“家”,我想必須具備兩個心理條件:安全感和歸屬感。

漂泊在外的人普遍都沒有歸屬感,盡管你可能已經購置房、車,但心底還是會稱自己是異鄉人。

我想有一個地方例外。

麗江久居的客棧老板聊天時,他們經常說:“有空來我家喝茶”說這話的時候內心是充盈的,雖然他所經營的客棧産權不是他的,雖然只有20年使用權。

麗江约有4000家民宿,每一个民宿老板都有留在麗江的理由,,之前写了一篇《艳遇,不是我们留在麗江的理由,甚至连个屁都不是》获得了麗江民宿老板们的力挺。

的确,我们留在麗江、安居麗江是因为由喜欢到深爱,无问东西,无关艳遇。

麗江民宿人:這裏是家,這一年謝謝遊客的寬容與信任

做民宿其實挺累,客人的任何需求我們都盡量滿足,豔遇除外。非常害怕在OTA平台給個差評。

@带着微博慢行说,麗江的客栈老板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得集水工、电工、泥工、瓦工于一身,随时应对各种突发情况。曾经我的暖水桶炸裂,一时水漫金山。我一边抚慰客人一边收拾,特别无助。自己躲在角落嚎啕大哭时,客人一声喊,又要强颜欢笑假装坚强。多谢那么多宽容和资助我的客人,年终诚挚说声:谢谢。

@玩家尔玛来麗江近12年,她是《麗江慢生活》的主编,这本书几乎所有的“麗江迷”人手一本。

“那时候束河还不是个古镇, 是几个有点破败的寨子组成的乡村,遊客都沒有,我還蹭了納西族阿婆的午飯,雖然言語不通但是覺得納西族阿婆特別友善。”那時爾瑪就有一個念頭:能在這裏住上幾年該多好。

有時候生活軌迹的改變或許就是這個“念頭兒”。12年前,爾瑪追尋著內心安居于此。

麗江民宿人:這裏是家,這一年謝謝遊客的寬容與信任

曾经无意中看到某客栈客人的留言:“我们是来麗江度蜜月的,麗江客栈老板太豪爽、太能喝了。七天的行程,除了第一天是醒的,其余几天都是被搬来搬去。但是,不虚此行,在這裏跟家一樣,溫馨且幸福。”

每每說起這個典故,在座的民宿人都會因客人的信任而心存感激,滿懷感恩。

“是的,我们最开心的事就是遇到像家人一样的住客。也希望我们的努力能收获更多的朋友。”漫随麗江客栈鱼头如是说。

@浪子黑马是最早一批“丽漂”。 “十年以上还留在麗江的人屈指可数了,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唱歌给自己听。”黑马说:“当年的火塘就只剩下我了。我会一直留在這裏,火塘是我家。”

@玩家尔玛说,一直爱麗江,一直在坚持,一直在自我温暖。

《背包十年》的作者小鵬說,五年了,用心地做著,舍不得離開。

@带着微博慢行说,这是一帮爱上麗江,自嗨不已,反复自我否定与肯定的“重症精神病”。麗江,就是毒药,戒不掉,离不开。

@所有人,很多遊客都会问,麗江安全吗?我说,這裏不光安全,还可以安放。

@所有人:2018,麗江民宿人谢谢遊客的宽容与信任。(麗江古城客栈协会副会长于涛)

(責編:馬俊華(實習生)、謝龍)

2019-06-23 网络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