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吧

幫助中心 廣告聯系

杭州吧

北航招生丑闻:"個人行爲说"难服众 教育部严查

摘要:新聞主體:廣西考生被索要10萬元換取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錄取通知書的事件被媒體曝光後,北航對此做出回應:一方面雖然体现“道歉”、承認“負有責任”,但另一方面又認爲此次事件“完全是他們(龐宏冰等人)的個人行爲”。北航校長李未說,龐宏冰這樣的人是

新聞主體:廣西考生被索要10萬元換取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錄取通知書的事件被媒體曝光後,北航對此做出回應:一方面雖然体现“道歉”、承認“負有責任”,但另一方面又認爲此次事件“完全是他們(龐宏冰等人)的個人行爲”。北航校長李未說,龐宏冰這樣的人是一種“邊緣人物”,龐宏冰利用招生漏洞收取考生家長費用,反映了現在高校治理混亂的一面。

個人行爲”之說難以服人

張貴峰

对“完全是個人行爲”的说法,笔者以为这与事实不相符合,而且在逻辑上讲不通,难以令人信服。

首先,從龐宏冰等人的身份看,他們的“北航人”身份已是無可爭議。無論是此前央視記者在北航網頁上查詢的結果,還是後來廣西警方從龐的工作證中得到的信息,都已證明了這一點。至于北航現在強調的龐已“脫離教學工作”,筆者以爲這並不重要,因爲招生工作原来就是一项非教学的学校事务性工作,不由教师来做很正常。因此,如果庞宏冰等“北航人”以北航名义行非法之事的基本事实已不容置疑,那么“完全是個人行爲”之说就无从谈起。而且,既然学校认可负有责任,那“個人行爲”又岂能“完全”?

再从庞等人的实际作为来看,,“完全是個人行爲”之说就更难“圆”了:一说不交十万元,第二天真就退档了;而一允许交钱,马上又被正式通知录取了;家长再一犹豫,通知书便被扣住了———如此每说必应验、利用招生于股掌之间的灵敏和高效率,根据现在学校的说法好像只是纯属巧合。即便如此,庞的天宏公司隶属北航是事实,他是该公司经理也是事实,他随身携带录取通知书更是事实,所有这一切都是一句“個人行爲”可以解释得了的吗?

从法理逻辑上讲,纵然北航在这一事件中有被下属人员欺骗、受害的身分,但规范员工的行爲、保证招生工作的公平,自己就是学校法定的责任。一旦出了问题,学校失职的责任首先就是不能推卸的。

公众之所以关注这一事件,并不是刻意要和哪个学校过不去,而是出于对这一事件背后招生公正、教育公平问题的关切。因此,面对问题,学校首先应该拿出一个坦诚负担责任的态度,并据此痛加反省、对症下药,才可能解决问题。如果一再强调“個人”过错,那么难免给人敷衍、推卸的印象,所谓的“老实致歉”也会有成色不足之嫌。

深入的獨立調查仍有须要

莫林浩

北航校长李未已就此事道歉,称情况已基本查清,并希望《焦点访谈》所报道的事件是一个孤例。但是就媒体报道的情况看,很难说情况已基本查清,更难让人相信此事件是一个孤例。此事到底是個人行爲还是学校行爲,至今仍无法定论,事件中的种种疑问还需要更加深入的独立调查。

首先,關于龐宏冰等三人的身份問題,北航校方與廣西招生考試院的口徑就不一致。北航副書記趙平聲稱當事人龐宏冰、劉天平、高峰三人既不是招生組組長,也不是招生組成員,更不是所謂的聯絡員,但廣西招生考試院院長楊偉嘉說,“他(龐宏冰)作爲北航負責廣西招生工作的負責人員,在廣西很長時間了,可能有七八年的時間,每年都到這邊來錄取。”趙平告訴記者,今年北航錄取期間並未向任何省(區、市)派過招生人員,也未托付任何人作爲招生聯絡員;可校長李未說,出現這種情況之後,學校緊急將參與今年招生錄取工作的人員召集回校,這兩種說法顯然矛盾。再者,如果龐宏冰等三人確實不是招生人員,爲何在錄取工作中擁有這麽大的“能量”?部门考生的錄取通知書是由龐宏冰從北航帶到招生地廣西南甯的,這又如何解釋呢?

在筆者看來,引發這一事件的根本原因還是沒有實現高校招生錄取工作的公開化、透明化。如果北航招生事件不被徹底查清的話,類似的事件仍將會再次發生。而現在的情況是,如果龐宏冰等三人確是招生人員,那就涉嫌強行索賄;如果不是招生人員,那就涉嫌詐騙。因此不管學校和其本人怎樣辯解,三人都已涉嫌犯罪,應由司法機關介入展開調查。現在,北航自己尚在被懷疑之列,那麽有校方參與建立的聯合調查組就難以保證調查的公開、獨立和公正,北航承諾的“進一步調查”將得出的結論也自然難以讓人信服。

治理之亂催生“邊緣人物”

李輝

事實證明,類似龐宏冰這樣的“邊緣人物”是最會打“擦邊球”的人物,而那些治理混亂、可以混水摸魚的地方,也往往正是令“邊緣人物”如魚得水的地方。

具體到招生工作上,這種“邊緣人物”往往饰演讓社會和學生家長難以捉摸的“兩面”角色。正如北航校長李未所說的那樣,“你說他(龐宏冰)是北航的吧,他確實是北航的職工。但是他又不是在北航的學院裏,又是屬于企業編制。而他的這個企業呢?又是學校的企業。”而正是這種看似從院校主體剝離出來的“産業人員”,在成爲“招生聯絡員”時,往往可以脫掉嚴格招生、規範操作的“外套”,赤裸裸地直奔“想要通知書,先拿十萬來”的主題,饰演“金錢招生”的掮客角色。“邊緣人物”之所以將“擦邊球”打得如此入迷入化,與治理者爲其提供的“球台”———治理漏洞不無關系。在治理漏洞叢生之地,只能催生更多像龐宏冰這樣的“邊緣人物”躍躍欲試。

学生家长没有“火眼金睛”,在他们眼里,庞宏冰这样的人分明是掌握孩子命运的“核心人物”。而庞宏冰这样的人到底是不是所谓的“边缘人物”,也只有北航的治理者心知肚明。即便北航校长被蒙在了鼓里,北航负责本次招生工作的责任人也难辞其咎。由此看来,仅仅从治理漏洞的浅层面出发,把拳头打在“边缘人物”的身上还缺乏力度,还应剖析“边缘人物”为何能够扰乱招生秩序和招生工作?究竟招生工作在哪些环节出现了问题? (京华时报)

教育部高校學生司針對《想要通知書,先拿十萬來》事件表態稱

招生亂收費發現絕不姑息

據《焦點訪談》報道針對北航人員龐宏冰利用招生漏洞收取考生家長費用的問題,國家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林惠青說,教育部的態度是三令五申嚴禁招生收費。最近教育部也對全國的招生工作進行了國家和省級的督察,總體情況看是好的,這也是社會有目共睹的。但也確實有個別工作人員和個別高校違規收費,尤其是有一些所謂的招生中介,利用招生進行詐騙活動。

對于這樣的問題,教育部的基本態度是發現一起,查處一起,絕不姑息,違規的行政嚴厲處罰,違法的依法嚴厲制裁。林司長還提醒廣大考生,要謹防受騙上當,教育部門已經對社會公布了監督舉報電話。她還感謝了媒體和社會對招生工作加強監督。

最新調查:龐宏冰另收55萬元招生黑錢

前天《焦點訪談》播出內容中,南甯警方查封天宏公司在農行的賬戶時,發現從7月10日至8月11日,他們以北航天宏公司的名義收取了8筆大額彙款,共計60萬元。

2019-06-23 网络整理